禾火竹千代

2.5次元
启红
霆兴
昊磊
卜鬼
柒心
现欧
赤龟
百合
新欢,旧爱
糖里带刀
超速老司机

   【霆兴】  花好月圆   part 1

     周末早,来啊,快活啊

     私设,数日前的脑洞,日常欢脱风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过完年之后,从北京飞宁波拍戏,辗转几日,又飞回香港。新年初始,陈伟霆打算给自己放个小假,脱离生活中与镜头前所扮演的所有角色,远离喧嚣的交际圈与镜头。回到香港,除了陪伴妈妈、姐姐、孩子们之外,手机每天只用来与张艺兴电话,其余时间大都被遗弃在沙发上,或者被双胞胎外甥抢着玩游戏。

    短暂的一周,说长不长,也足以让感情迅速升温的人倍感煎熬。新年的第一个周末,陈伟霆从家庭聚会后偷来片刻,猫在露天阳台拨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香港的夜,万家灯火,年味正浓。陈伟霆穿着睡衣,低头专注着打电话,边应着电话,边点头,全程嘴角上扬50度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知道了”

    “不冷沃,我会记得的”

    “嗯,好”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,替我问好啦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妈妈探出头来问“BIN个啊,你这么乖仔”(谁啊,你这么乖)。

    姐姐们身后附和打趣“系唔系哪个小妖精啊,阿霆?(是不是哪个小妖精)”

    双胞胎兄弟争先跑来,措不及防将小舅舅的手机抢来,眼尖的陈妈妈和姐姐,瞄到手机备注着大大的——“老婆”

    “UNCLE啊 WHO IS SHE?”双胞胎小兄弟不懂事的咯咯笑着。

    “额,乖啦,别乱讲。”支支吾吾的声色,下意识的伸手摸后颈,未等语言组织好,大姐便从孩子手中接过手机,正打算还给他,爱疯中便传来了软软的汽水音。

   “喂,哥... 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面面相觑,妈妈与姐姐心照不宣,纷纷伸手 ——“嘘” 

    汽水音兴并未知晓一切,以为对方被自己突如其来的主动吓到,继续逗着对方:

   “伟霆?前辈?啊?”

   “哎哟,你怎么了,咯咯...亲爱的?”

   “老..公?”

    对,没错,当着十几口家人的面,低沉又性感地喊出了“老公”

    陈伟霆见状,不自觉敛了笑容。双手反复捋自己的头发,告诉自己要冷静,而印入眼帘的景象让他脊背不寒而栗。 眼见妈妈接起手机,严谨又亲切的问道:    

   “里 好 ,请 问 你 似 哪 位?(港普)”

   “啊!”突然想起的中年女声让张艺兴浑身一抖,张艺兴惊叫出声,将电话扔了出去,什么情况?谁能告诉我什么情况?他确实是想说点儿什么的,可如今,晚了也完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!”

    “陈伟霆!你..你怎么搞的啊!!!啊!!!”

     “我的个天,没法活了!”

     “小猪哥救我啊,啊!”

     “啊!啊……!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惊讶也惊讶了,炸毛也炸毛了,只是有一点他忘记了,手机并没有挂掉。鸦雀无声的客厅,十几口对着爱疯里面的咆哮与尖叫一脸黑人问号?大姐向陈伟霆投去质疑目光,被他心虚的躲开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张艺兴闭了闭眼睛,整理好情绪,平复了怦怦乱跳的心脏,想起方才惊险的场景,捡起来手机来看。

    卧槽,竟然没有挂掉。完了,完了完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小声呢喃出声:“陈伟霆,你等着……”,又清清嗓子,舔了下嘴唇,对着空气试音,“喂喂喂,嗯, 就这样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。”依旧是往日清甜的嗓音,乖巧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伯母,伯..阿姨,阿姨,那个,我是..”一开口,却变得颤抖慌乱,故作散漫而不在乎似的解释。

    陈妈妈的唇角一抿,优雅的接话 “没关系的,唔紧张,年青人,你同我个仔,咩关系,你老实讲我听”

    (没关系,不要紧张,年轻人,你跟我儿子什么关系)

   “啊,啊,没有,其实, 我我就是伟霆哥的..前辈哥,不是,前辈的搭档,partner。对,just  partner。”

   “不不不,也不算是,是兄弟,好朋友,呵呵呵,哈哈哈”傻笑着打掩护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不同于他支支吾吾的话语,陈妈妈耐心听完后,淡定开口

  “是这样啊……”

  “那你叫咩?住边度?几岁喇?父母健在?你哋一齐几多时间啦?”

   (叫什么?哪里人?几岁?在一起多久))

    问题问得蹊跷,陈伟霆见状也愣住了,一脸不可思议,身后传来姐姐几个一阵嬉笑声。陈妈妈眯着眼意味深长地向他瞟了一眼,抬手示意他安稳坐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,那个...其实”他苦笑道,而剩下的话,因为没有思绪,声音被堵在喉咙,将答案一并咽入腹中。

    终归是没有说出话。

    陈妈妈见状未细细追问,反倒安慰起他来“好啦,我个仔好乖,你得闲的话,见一见我同其他家人,哈?OK,后生仔?先噉,挂佐。”(乖孩子,你有空的话,见一见我跟其他人,好嘛,年轻人,先这样,挂了吧。“

    妈妈心下暗叹,这人果然不是一般人,总是要见他一面的。陈伟霆在旁边一愣,揉揉眉心,未解其意。这个念头,很早之前便在他心里产生了,却一直没能说出口,想不到今日被妈妈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“好”张艺兴吸了吸鼻子,鬼使神差的答应,挂断了电话,仅仅只是一个‘好’。

    最怕,空气突然安静。总算结束了对话。姐姐们与妈妈正襟危坐在对面,眼下的情形,让他不断搓搓衣袖,嘴唇微微张开。不料妈妈忽而又来了兴致,降低了语气说道,突然开口: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……你哋发展到咩呢(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)”妈妈饶有兴味地挑眉道,姐姐们屏住呼吸在期待。

    “.......”颇有些无奈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阿仔,你讲真,系唔系真心嘅?”(你说实话,是不是真心)话锋抖转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仍旧是沉默,酝酿,回过头朝妈妈咧开嘴笑了一下,那是种不自然的笑。

     “系钟意呢个男仔,定系一晚情”(你是真的喜欢这个男孩子,还是玩玩的?)

     “好啦,真是,这么大的人了..”大姐拍了拍他的背。

    陈伟霆回过神,哑然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脑海中全是张艺兴煽动的睫毛,小鹿般的眼神,柔软温暖的笑容,让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。轻吐了一口气,咬了咬牙,拳心微握,目光里闪烁的似是某种坚定,缓缓开口回答道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咪啊,我唔知点讲。我想今次我认真嘅。”(我不知怎么说,我想我是认真的)

     他直视着妈妈的眼睛,回应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。并未做过多解释,事已至此,也好,终于不用金屋藏娇了。

     感谢妈妈,成全了自己的心,也成全了他们维护多日的小秘密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港普莫认真,与广州基友聊天请教得来

    未完待续,各种脑洞,整理好放出来,绝对不私藏

    吃早饭去,听说天晴与美食更配

评论(6)
热度(23)

© 禾火竹千代 | Powered by LOFTER